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嵊泗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21:10:1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嵊泗白癜风医院,云南根治白癜风的仪器,平度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滨海白癜风医院,临沂根治白癜风的仪器,外伤导致的白癜风要用哪种药物进行治疗,年白癜风还能治好吗

  就在3月15日,人社部召开会议,要求贯彻落实《技工教育“十三五”规划》。此前,就在今年的两会上,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曾发言指出,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则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如何补齐高素质技能人才队伍的短板呢?

  今天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将走进建筑行业认识两位金蓝领,一起去看看他们的故事。

  从懵懂无知到管理上亿元设备 这个农家子弟有自己的一套绝活

  2017年3月13日,在武汉市王家墩中央商务区的武汉中心,438米高的塔顶上,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大型设备机组长徐彬正领着工友们对重达126吨的ZSL380塔吊进行拆除。加上塔吊本身的高度,徐彬和工友们所处的平台接近500米高,但他神情自若,一如往常,平静地指挥着大家有条不紊地施工。站在平台上俯瞰武汉市区,美景尽收眼底。

  武汉中心高达438米,共88层,建设斥资超过了10亿元,2009年9月开建,刷新了我国华中地区第一高的新纪录。

  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经理邓伟华:我们所在这个城市的名字赋予了这座大楼,它叫武汉中心,它在整个施工的技术上来讲,引领了我们在华中地区今后这样一批的超过400米的超高层建筑。

  拆除最后一座重型塔吊意味着武汉中心的建设进入最后的封顶和收尾阶段。而在如此高的地方施工作业凭借得不光是胆量,还需要具有相当丰富的施工经验,徐彬正是武汉中心这个项目的大型设备机组组长。

  此时,他正在指挥另一部小一点的120型号塔吊对脚下的380塔吊进行配重拆除工作,这也是拆除过程的第一步,事关重要。随着钢缆的不断绷紧,十几吨的配重部件撞击在380塔吊的尾端,整个塔吊产生了剧烈的晃动。徐彬检查了一下,下令全速起吊。

  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大型设备机组长 徐彬:我们一定要在这个落沟之前,在司机能看到的位置,稳好稳钩,千万不要摆动,一摆动玻璃就完了,一块玻璃就是1万多块钱。

  今年44岁的徐彬,可以说是整个中建三局里大型设备使用和操作的行家里手,他参与建设过的百米级高楼已经数不胜数,经他之手拆装的高空塔吊也不下百部。开了二十多年的塔吊,徐彬不仅操作技术一流,还擅长设备的维修和安拆。

  徐彬徒弟 王旺:有人开塔吊开得快,高的话到处晃不稳,开得稳一点效率又很低,我师傅开得是又快又稳,效率提高了很多。

  但今天与以往不同,拆除这台巨型ZSL380型塔吊的方式是,折叠拆除吊臂的第四五六节后最前端利用自身卷扬机的动力下降至地面,再借助一旁的小型塔吊拆除主体,这其中需要克服风力、天气等诸多困难因素,并且全部过程要在500米的高空进行。难度系数和风险系数都大大提高。

  徐彬:我们塔灌整个呈45度的斜坡,所以说,我们不能把东西放在斜坡上面,只能被迫采取第二个。第二个的办法就是空中解体,空中解体,也是非常难。再一个,以小塔吊拆大塔吊。加起来是最棘手,最难拆的塔吊。一旦操作不当126吨重的塔吊失去平衡从近500米的高度砸向地面,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是在徐彬冷静的指挥下,一块接一块的配重最终都被平稳地放至了地面。

  这个不足5平米的平台是工友们在500米高空的唯一落脚处,供人行走的是一条不足30公分宽的铁网栈道,脚下有500米高的离地落差,工友们需要步行30米到达中心区域对吊臂的第四五六节的进行拆除,生命安全就靠身上这根保险绳,因此每到一处都要小心地先把安全钩固定好。

  徐彬:那个绳子呢,那个绳子把它收掉啊。这么高的房子,又是什么平台都没有。放眼望去下面都是空的。心里肯定有点犯怵。

  随着工人手中铁锤的不断敲击,吊臂的连接销被一一去除。

  徐彬:要慢一点,最慢速度下。

  配合另一部120塔吊,50米长的吊臂从中间开始向下弯折,看似简单的动作在这个庞然大物身上却花费了半个小时。

  徐彬:做一个定滑轮,做一个支撑点,用我们塔吊自身的动力系统,把它放下去。

  徐彬手拿报话机指挥着大家的一举一动,此时王旺和另一名工友向已经垂直到90度的吊臂爬去,一个失足就会带来致命的后果。徐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徐彬:还是担心,肯定担心,这个安全系数还是,风险系数还是有的。虽然我们做了技术上的处理,但是还是有一点人的风险。因为我们这个房子太高了,地面可能无风,到上面可能到了八级、九级、十级都有,这种天气不可估量。

  每次盯着徒弟们走钢丝式地悬空作业,徐彬都会想起当年自己第一次爬上塔吊的景象。

  徐彬:我第一次上塔吊的时候,塔吊还不高,当时只有二三十米高,慢慢爬,爬的时候两个腿发抖,两个腿直抖。

  徐彬出身湖北麻城农家,1993年,中建三局在麻城开展扶贫招工,他被应招进入了建筑行业。那年他只有18岁,没有一技之长,可以说在这之前,他从来还没想过自己能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去外面闯天下。

  徐彬:我那个时候就是想,我如果要能走出那个小镇我就满足了,如果到县里面找点杂活干一下我就知足了。

  经过两年的培训徐彬成为了一名专业塔吊司机,目睹了繁华喧闹的都市生活,徐彬对生活和想法也发生了变化。

  徐彬:到武汉以后,进入工地干我就想,这就是我一辈子要奋斗的目标,一定要留在城里面好好的干一番。

  虽然来自于农民工群体,文化程度也不高,但徐彬并没有仅限于干好手里的活儿,在工友们休息的时候,他开始学习机械知识,文化知识为下一步做好准备。

  徐彬:我在那看书他们说,你学这个有什么用,你把操作学会了就行了,那个时候我就埋头学习,他们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点那个,当时别人还是不理解。

  从硬着头皮第一次爬塔吊,慢慢克服心理障碍,到可以轻松地欣赏窗外风景。随着城市的长高,徐彬驾驶的塔吊也从几十米上升到100米、200米甚至300米,在塔吊上,他见证着城市的发展,而他自己,同样也在快速成长中。

  这些年,虽然一直跟着建设工地四处奔波,看上去和最普通的农民工没有什么区别,但徐彬不仅拿下了大专学历,还通过了难度较高的注册安全工程师考试。建筑工程中使用的大型设备的维修、电路、操作、安装,他都样样精通。

  2013年,在一次湖北襄阳汉江三桥的建设施工中,北岸的桥梁塔吊突然出现故障,吊钩上重达2吨的钢筋悬在200多米的高空无法动弹,徐彬没到现场就把问题解决了。

  徐彬:当时估计有三四千根线,一根线可能控制好多好多个点,当时我就怀疑有三个点的问题,我让他把三个点一查,刚好在第一个点上他就找到了问题了,把手一摸,线一拉,脱了,就是这个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一次的“电话问诊”,在中建三局里成了众口相传的佳话,徐彬成了名副其实的“设备专家”,这些年,他被调往各地参与中建三局的超级工程建设,无论是武汉天河机场T3航站楼、还是国内的第二高楼天津117大厦都留下了徐彬的身影,如今他更是管理着价值上亿的建筑机械设备。

  中建三局武汉中心项目经理邓伟华:我们三局现在每年这个招收的大学毕业生4000个,“985、211”的,但是对于这样有实际经验的老同志。可能整个的这个,像他这样子有经验的同志,那是相对于这个新增大学毕业生来讲的话那是少得很多的。

  徐彬先后获得了“湖北省十大杰出农民工”、“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但即使再多荣誉加身,在妻子眼里,从事高危工作的丈夫每天都能平安回家仍然是全家人唯一的祈愿。

  徐彬妻子:看到下面那么高,什么都没有就是这样的那怎么不担心肯定天天担心的,心里想每次你的安全带都系好了他就说知道知道。要是中午吃饭的点没回,我一般打电话都问一下他。

  从3月13日开始,经过5天的奋战,拆除塔吊的工作终于接近了尾声,工人爬到380塔吊的最顶端解开缆绳,吊臂最前端的第一二三节也被陆续拆下。卷扬机开足了马力,徐彬的徒弟王旺在地面等待着最后一吊的安全落地。

  [责任编辑:张璋]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安徽白癜风的危害